相关文章

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彭静呼吁 尽早决策建设...

  重庆日报北京电 (记者 戴娟李幸)长江黄金水道曾因其低价、运量大、能耗少、污染轻的比较优势,对促进重庆及长江上游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当下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也逐渐成为长江水运的“肠梗阻”。为推动重庆加快建设内陆国际物流枢纽,全国政协委员、重庆静昇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彭静呼吁,尽早决策建设三峡水运新通道,以缓解长江航运瓶颈。

  2011年,三峡船闸提前19年达到设计通过能力后,船闸拥堵日益严重。“船闸拥堵已造成我市船舶运营成本大幅上升,周转效率下降。”彭静说。

  彭静认为,尽快解决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瓶颈提升长江航运有效供给能力,是保障这一目标实现的重要因素。

  有关数据显示,现有船闸挖潜最多只能达到1.5亿吨左右的能力,而2017年三峡船闸年通过量已经接近1.4亿吨,随着长江上游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货运需求持续增长。预计2020年左右三峡船闸可能会出现非常严重的拥堵。

  “只有尽快建设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才是解决三峡航运瓶颈制约的根本措施。”目前,国家发改委、国务院三峡办、交通运输部等有关部门已对三峡枢纽水运新通道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开展多次论证,项目工程建设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建设必要性也得到相关部门、专家的认可。彭静为此呼吁,国家有关方面应加快决策,尽快批准三峡水运新通道项目和葛洲坝航运扩能工程项目立项,争取2018年启动项目可研工作。